如果以后还想来本站找信息,请收藏本站:www.33can.com , 找新开魔域私服,魔域私服各种游戏咨讯发布信息仅供个人娱乐

您的当前位置:魔域私服 > 经典文章 > 正文

  • 更新时间:15-11-02  文章作者:毕业论文代写  文章来源:http://www.33can.com/
  • 络为我安插的陷阱之中,越挣扎陷得越深,陷得越深我越迷茫。当时我一边上网,一边对自己大开绿灯:现在特殊时期每个人都在玩,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如此紧张如此劳累呢?假也放了课也不用上了兼职也不用做了论文也不用写了什么压力都没有了这段时间我为什么不可以放纵一下自己呢? 这一放纵就是两个月,这两个月里我完完全全的成了网络的奴隶。这两个月是人生当中一段灰色的历程。起初我并不知道我该在网上做些什么,以前我也上网,每周一次,目的性很强。一般是查论文的写作资料或者给我所兼职的报社杂志社发电子邮件。很少用QQ聊天,一般只和老同学聊一下,觉得在网上随便找一个人来陪聊是一件很无聊的事。虽然他人可能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无法容忍,说不定还会给我砸来一个鸡蛋,但我就是这样认为,现实中有那么多好朋友为什么不去说呢?偏要在网上东扯西扯,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还浪费金钱。 于是大部分的时间辗转于各大门户网站的论坛,浏览形形色色的帖子。有些帖子非常有意思,人气相当旺盛,点击率、回贴率、转贴率都很高;而有些帖子只能孤芳自赏,默默无闻的被晾在一边。经常喜欢把自己感兴趣的帖子复制下来,然后再粘贴到别的话坛上去。如果看见有人回复我就会感到莫大的欣慰,心底里夸奖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嘛。 渐渐的已经满意足转发别人的帖子了他人咬过的馍究竟结果不新鲜,开始有意识的缔造自己的帖子。发现我天生有制造事端引发论争的能力。发的第一个帖子的主题是理科班的男生与文科班的男生,女生更偏爱谁?发这个帖子的缘由是发现我系的女生总是喜欢往外系尤其是理工科系的男生宿舍跑,想挽回一下我文科男生的面子。一天后当我再回到学校网站的论坛后,惊讶的发现我发的帖子的回复率跨越了以前任一主题的帖子。帖子后面贴上了一枚黄金标签,显示这是一个精华帖。这极大的鼓舞了信心,发主题帖子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经常把我帖子放到好几十个网站去发,然后耐心的等待朋友的回帖,看见很多网友为我帖子争论不休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造诣感和满足感。想想啊,那么多的网站,那么多的网友同时讨论你引出来的话题,能不感到自豪吗? 最为得意的一个帖子是金庸和古龙谁是真正的武林盟主,先是装腔作势的把古龙骂了一顿,其实我也很喜欢古龙,喜欢他笔下的小鱼儿、李寻欢。果然不出我所料,不计其数的古龙迷立即群起而攻之,把金庸骂得一无是处。当然不计其数的金庸迷也不甘示弱,结成统一战线坚决捍卫金庸大侠的尊言。这场没有硝烟的古金大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帖子也被评为当年度十大热门帖子。由于我发的帖子广泛大大小小的网站,网名也就被一些网管记住了纷纷发电子邮件给我请我当他论坛的版主。可是拒绝了不愿意受制任何一个网站,只想做一个来去匆匆的独行侠,网上风雨无阻。 有的时候我会想,发那么多的帖子有什么意义呢?与那些在网上聊天的人相比又有什么区别?这样无休止的追问曾一度使我醒悟。渐渐的对发帖子的兴趣与日俱减,终于有一天我消失在论坛上。 那么,不发帖子我又能干什么呢?后来我又不可救药的迷上了网络游戏,觉得这才是陷入网络无法自拔的真正开始。 觉得人的骨子里头天生有股游戏的欲望,只是绝大多数的人这种欲望都处于潜伏状态,一旦接入导火线,便会不可遏制的爆发进去。以前并不是一个热衷玩游戏的人,甚至从小时候都玩过的魂斗罗我都没有玩过。所以,看见never废寝忘食的玩《暗黑》很迷惑,网络游戏真的那么好玩吗?never笑笑叫我亲自试试。 现在老天给了一次机会,要我亲自尝尝网络游戏到底是什么滋味。玩的第一款网络游戏是金庸群侠传》玩这款游戏纯属偶然,但正中我下怀。喜欢江湖,喜欢武侠,喜欢金庸。于是就在网上搜索所有有关金庸的东西,结果就搜到金庸群侠传》这款网络游戏的站点,由于好奇,就进来了也是由于好奇再加上对金庸的浓厚兴趣,就试着玩了一会儿。没想到这一试我就被迷住了游戏里我一个落拓不羁、浪迹天涯的侠客,和自己喜欢的人段誉、张无忌、令狐冲等一起体验江湖中的刀光剑影与快意恩仇,觉得长久以来压抑在心中的梦想,突然之间变成了现实。向来没有发现网络游戏竟然有那么大的魔力,就像一座巨大的魔力幻城,把身如铁屑的轻而易举的吸引了进去。这座幻城里我可以体验到内心渴望的另类人生。于是这段人心涣散的日子里,每一个日日夜夜都全身心的泡在金庸群侠传》里,虚拟的武侠世界里自我陶醉,不食人间烟火。 就这样的放纵自己。只是每天很晚的时候,当我从五彩斑斓的虚拟世界重新回到真实的世界中时,当我从跨越走出来回到宿舍里时,内心的失落像潮水般漏来,原以为网络可以拯救内心的虚无与忧伤,可是过度的沉溺让我内心更加虚无和忧伤。曾经有一次,镜子面前仔细的端详自己,觉得由于整日整夜陷溺于游戏,脸都扭曲得不成样子了觉得我那么的衰老,那么的丑恶,那么的恐怖。这是吗?这样问自己。 无香曾来过一次跨越,看到当时的情形说了一句,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你一个很珍惜时间的人,可没想到竟然沦落到靠因无聊的游戏来打发时间的地步。当时对无香的好言相劝不屑一顾,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我那么的无耻。
  • <<  上一篇  每年一百万的收入并不是难事  ┊  下一篇  那时候我相互陌生  >>